您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互联网 > 阿里、腾讯“打包”领跑云计算,两极格局将就此固化?

阿里、腾讯“打包”领跑云计算,两极格局将就此固化?

2018-04-02 来源:  浏览:    关键词:
原标题:阿里、腾讯“打包”领跑云计算,两极格局将就此固化?

鹅厂2017Q4财报出来后,神秘的“其他业务”以 21.2% 的收入占比贡献了 34.3% 的增量,超过排名第二的游戏的26.3%,成为了这波财报分析舆论的热点。
从报表上分析,神秘的“其他业务”主体包括支付和云计算两个部分。在云计算没有先发优势的腾讯凭借游戏、视频等业务基础以及开放生态带来的新客户吸引能力,在云计算快速发力,短短时间成为仅次于阿里的存在。
看起来,表面热闹非凡的云计算领域,越来越呈现出阿里、腾讯两强唱戏的局面,其原因,是云计算已经开始从强技术属性转向强企业服务属性。
阿里、腾讯“打包”领跑云计算
从业务数据、企业发展重心及行业表现来看,阿里、腾讯已经“打包”对后来者的优势越来越大。
1、决策层站台、业务层狂奔突袭
腾讯云“上道”的标志性事件应当属2016年年中腾讯“云 未来”大会上小马哥亲自站台,提出了广为流传的“云是‘互联网 ’第一要素的基础设施”理念力挺腾讯云。随后,腾讯云营收2016当年增长就超过了200%(2016年全年财报披露)。
而关于2017年腾讯云全年营收财报没有直接披露,不妨综合各方信息进行猜测。
“科技十点见”《 腾讯云2017年营收有多少?》一文中,这一数字在各种推算后被认为是43亿元左右;亿欧网则提到腾讯云2017年营收在45亿元;《商业周刊》中文版则引用了“科技十点见”的推算,“腾讯云的年营收预计将达到百亿元级别”。
而根据腾讯2018年预计营收100亿,以及著名的德银报告所提出的2020年290亿营收预计,综合150%的增长率,2017年45亿元的数字也较为合理。综合以上,可以认为腾讯云2017年营收应当在45亿元左右。
决策层的倾向甚至在直接的业务上体现出来,2017年3月腾讯云几乎白送地拿下了厦门市政务平台上云服务,除了丰富生态方面的考量,腾讯云“亏血本”的行为没有决策层力挺是做不到的。
而阿里云可以说是马云一手扶持而来。2008年马云在员工非议中坚持看重王坚,一个电商公司在早期的不顺中把云计算坚持下来。如今10年后,按马云的说法,阿里云在2020年要盈利超过100亿,超越99%的上市企业利润。
2、阿里占比下降,但阿里 腾讯占比继续上升
从全球行业格局来看,阿里云超过google跻身前三是不争的事实,而在中国市场上,却出现了一些“有趣”的现象。
首先,是阿里云市场占比份额的下降。在2017年德意志银行的报告中,阿里云的市场份额已经由65%(2016年该年度报告数据)下调至54%,而预计2020年,该份额将进一步下降至40%左右。
然后,是阿里 腾讯云总体份额的上涨。同样在这份报告中,腾讯当前9%左右的市场份额到2020年将上升至27%。这就意味着,阿里 腾讯的总份额将从61%(54% 9%)进一步上升至67%(40% 27%)。
很显然,一边是两个巨头之间差距的进一步缩小(从悬殊的45%到较为接近的13%),另一边则是二者“打包”后市场份额的继续扩张,占据国内云市场2/3的江山,其他诸多“云”只能共同分享仍可能下降的1/3的份额。从数据上看,阿里、腾讯“打包”领跑云计算的格局已经逐渐形成。
回归企业服务才是云计算的根本行业逻辑
虽然阿里、腾讯在互联网里跑马圈地的格调不太一样(阿里占有和操作,腾讯入股和赋能),但对“企业”的理解是二者领土扩展共同的需求。而从频频的动作中,我们可以发现,企业服务已经成为巨头们的战略重心之一。
2017年6月腾讯自家产品企业微信上线2.0版本与企业号产品合并,战略地位在腾讯体系内进一步提升;在投资方面,腾讯则入股了销售易(CRM)、快法务(法律服务)、星环科技(大数据服务)、驿氪(零售营销)等企业服务产品。
阿里同样如此,自有的有钉钉“20万元开工特权”等动作,此外,商汤科技、七牛云、叠境数字等知名企业服务产品背后皆有阿里的身影。
归属于IaaS领域的云计算服务,归根结底也属于“企业服务”的一种,在4000万企业用户面前,企业服务属性而非“共享技术”属性才更能体现和实现云计算的价值,从这个角度思考云计算的发展可能更为合理。
1、IaaS、PaaS、SaaS模糊彰显企业服务的重要性
自从诞生以来,关于谁才是未来IaaS、PaaS及SaaS三家争吵不休。IaaS增长最快、体量最大,PaaS认为自己上下承接“地位”重要(虽然它的规模不够看),SaaS则认为前两者都是服务自己的。
从商业化角度,三者都希望给予客户更好的体验和服务,不断有刚需性质的上层服务成为下层标配,也不断有下层服务集成打包升级为上层服务。

而这种融合的根本原因在于,这三者都在服务企业,都是“企业服务”这个行业里的一个产品类型,都遵从类似的逻辑和目标,而不是守着各自独立王国的“技术派别”。服务的重要性超过技术与硬件设施,企业们更关注它们购买的这些服务对于自身成功的价值。
很明显,归属IaaS的云计算也身在这个大框架之中。
2、B端、C端都成了云计算服务对象
用企业服务而非共享技术的视角看云计算,能得出一些不一样的结论。
正如钉钉、企业微信这些产品虽然是卖给“客户”,但十分注重“用户”体验一样,企业服务产品既要考虑B端的价值(主要是BOSS及决策层的认可),又要兼顾C端使用体验(毕竟,产品还是要靠员工使用和反馈)。
与传统只强调“客户”的思维相反,云计算可能越来越依托于C端业务的经验(尽管和C端业务的模式相差很大)。我们经常能在网络上听到程序员、运营者关于公司上云后操作体验很差的抱怨,在如何让用户更好更方便地使用上,云计算仍然需要大量的C端产品经验。
于是,B端资源整合能力 C端产品经验这个组合应运而生。看起来,腾讯有QQ、微信两款分别占据PC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杀手级应用,在服务C端体验上积累深厚,全球电商排名分列一二名的阿里和亚马逊也是如此。反观百度、华为等企业,在C端方面可能都缺乏足够优秀的产品经验。
3、云计算从业务视角到企业视角
互联网产品做“企业服务”,本身就是带着改造的心态在进行,而不能仅仅做原有业务理念下的一个新工具。
换句话说,做企业服务的云计算,背后可能被期许企业整体价值而非业务的简化或提升。例如,如何服务客户、塑造营销理念、优化产品设计、增强组织管理弹性等。毕竟,在企业服务逻辑下,客户成功是关键的业绩导向,移动互联网带来的高度不确定性环境让企业应接不暇,接入的外部服务如果能提供更多价值,其用户粘性不言而喻。这也是为什么IaaS、PaaS、SaaS界限开始变得模糊的原因。
显然,触角伸及互联网各个角落的阿里和腾讯更有能力去进行这类输出,在有必要时,它们的云计算可以提供计算之外的诸多关联价值,例如通过调节云计算架设来优化企业技术研发与产品部门的关系,这种潜在价值优势很多时候能够左右企业上云的选择。
企业服务做深后,云计算飞轮效应显现
飞轮,本意指的是一种起步缓慢,但一旦转动很难停下的惯性动力装置,这种“飞轮效应”用在从企业服务角度思考的云计算身上同样十分合适。
1、成本:过“节点”后快速下降
很多互联网领域都存在着成本非线性下降的情况,在某个用户量节点之后,新用户的加入占用的边际成本极低甚至接近于零,但创造的效益却等同于之前的用户,这种现象在C端产品里尤其显著,出于社交网络(例如微信)、功能粘性(例如支付)等因素,新用户不断进入,旧用户难以失去,最终优势越滚越大。
从企业服务角度看云计算,逻辑是类似的。云计算的边际成本的相对情况如图所示: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