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数码 > 【特稿】寿衣店老板的“永生计划”

【特稿】寿衣店老板的“永生计划”

2018-04-05 来源:  浏览:    关键词:
【亿邦动力网讯】郑州到北京的高铁上,刘杨的手机铃声突然想起。
“稍等!”他冲着手机,故意压低声音。随即习惯性起身,走到两列车厢的交界处,小心翼翼地谈生意。
“避讳一下,毕竟行业特殊。”在人多的地方,刘杨接打电话很谨慎,如果贸然谈殡葬用品,容易招来陌生人异样的眼光。
刘杨自嘲是“寿衣店老板”,他是天福寿园的创始人,品牌在天猫、京东等平台上线,店群规模数一数二,2017年一年间,线上拥有近2万名客户。
认识刘杨的人都清楚,他绝不是喝茶、玩手串,终日无所事事的那种“棺材铺老板”。他是出了名的能“折腾”。
“我的梦想是做人类 “永生”的科技公司。”他坚信,“永生”能带来无限商机。
这样的自信来自大数据和AI人工智能的火爆。
“谷歌科学家预测,2029年人类就能实现永生。”刘杨日常的聊天话题,围绕着霍金、埃隆马斯克、脑电接口、引力波……
“这个世纪生的人,已经不可能逝去。”他笃信,人类数字化永生,看似遥远,但是人们向往生命延续的欲望,已经逐渐让“永生梦”变成现实。
别人眼中,刘杨的想法太疯狂,也太“玄乎”。
“我与同行聊过‘永生’的话题,他们都听不懂,也没心情去听,可能还是觉得遥不可及。” 刘杨说。
但这丝毫动摇不了他的信念。
“我虽然目前暂时没太多实力,但希望能在这个上面能做点事。”据刘洋介绍,他的很多客户,最大的痛苦是绝望。因为社会老龄化和家庭小型化,人们背负了太多压力。
70%的客户来到他店里,感觉人是“飘”的,站在那里发呆,你说什么他们都听不进去。
“我们只能默默陪着客户,有时候,看对方无助的眼神,只能送手串啊什么,尽量减轻他们的痛苦。” 刘杨说。
“希望对人太重要了。”刘杨开始反思,能否让逝去的人“活”过来?
和刘杨有同样想法的不多见。但是放眼全球,在科技界,大量国际顶尖科学家和投资人,都在做“永生”的研究。曾经人类永生的梦想,逐渐离我们越来越近。
刘杨曾经和国内基因公司进行接触。因为掌握了很多数据,可以“以终为始”,目前他的公司和美年大健康尝试在癌症筛查和基因检测合作。
而基因和生物工程的“永生”技术,在国外的研究要更超前。谷歌首席工程师Ray kurzweil预测,人在2029年将会逐渐实现永生。他的理论基于医药领域的惊人成就。如3D生物器官打印机、组织器官复制、基因工程等进展神速。kurzweil认为,包括人类未来可以利用“纳米机器人”来重整人体的组织,对错误“程序”进行修整,如心血管疾病,癌症等。战胜致命疾病,加上人造器官修复,永生将可能实现。
而数字化永生技术,发展更迅速。
数字化永生也叫虚拟永生。它将人的习惯以数据的形式存储到云端,AI根据大数据自动计算分析,模仿逝者的性格、脾气、语气和反应。进而在社交网络上,以逝者的名义继续与人们交流。目前,已有国外初创企业,努力将这个概念变为现实。
刘杨最关注的,是埃隆马斯克的Neuralink公司。
埃隆马斯克,绰号“硅谷钢铁侠”,他因投资特斯拉和SpaceX而大名鼎鼎。近期他公布投资Neuralink公司,公司主要研究脑机接口和大脑芯片。这个技术在科幻电影《黑客帝国》、《阿凡达》、《明日边缘》中曾经出现。
随着生物体智能化,思想可以数字化。通过植入某微小脑电极,未来能将思想上传或下载。“人类要与机器结合,成为半机械人,以避免人工智能时代面临淘汰的命运。”埃隆马斯克在今年的世界政府峰会上(WGS)说出令人震惊的话。据马斯克介绍,公司目前到了动物实验阶段。
还有消息称,Facebook旗下神秘硬件部门Building 8,正研发用意念控制的假肢。
“我们希望用互联网改变这个行业,并用人工智能推动行业的发展,让人类看到希望。”刘杨甚至去美国参观CES展(国际消费品电子展)。人形机器人、脑机接口等“黑科技”的出现,让他对永生科技,有了更深的理解。
“永生科技一旦突破,未来,一个充满商机的行业将诞生。”刘杨看到自己事业的新希望。
“我从不在乎路有多远,我只在乎路对不对。希望我们能在正确道路上素履前行,为整个社会做点事情。”刘杨在朋友圈中写道。
“永生”并不是一个新进的概念。
早在2015年,谷歌风投公司(Google Ventures)首席执行官Bill Maris就曾说,"如果今天你问我,人类是否能活到500岁,我的答案是肯定的。"
未来学家Ian Pearson说:“人工智能和基因工程,在2050年可以让你永生! ”
当年“人类永生”,被放在AI人工智能和SpaceX火箭一起,成为被嘲笑的对象。
但在科技飞速发展的今天,人类的“永生”或许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永生”科技的一举一动,牵动着刘杨的心。但是最初,他并没有对这个如此饥渴。
他曾经是一名大学老师,在国外留过学,还是全国最早一批心理咨询师。
2004年,刘杨赶上互联网浪潮,在教书之余,业余做某房地产网站编辑。
那时候宽带尚未普及,刘杨上网需要电话拨号,占着电话线。“挣的钱还不够交电话费的。”他的父母觉得互联网不靠谱。父母的反对并没有影响刘杨,他偷偷的把工作放在深夜干。
“白天教书,夜里3点爬起来编辑网站,直到早上8点。”这样刘杨坚持了一年半。那时,他接触到早期的8848,阿里巴巴,慧聪网。
一次偶然机会,刘杨觉得墓地和商品房十分相似,都讲究价格、位置和风水等。那时,房地产网站如火如荼,但墓地网站几乎没人涉足,“我怎么不试试?”
2008年,刘杨开了在线墓地的网站。
当时规模很小。员工只有他的3名学生。两年后,刘杨的墓地网站不断发展,年流水200-400万,利润百分之十左右。
不久他遭遇到人生的十字路口,学校教师有转正名额,他有很大机会。但为了不放弃互联网,刘杨一咬牙,辞去教师工作。
朋友不理解刘杨,为啥放弃风光的“铁饭碗”,做晦气的殡葬生意?
刘杨觉得这是他内心的召唤。
辞职后,刘杨专心在网站上,按他的话说,生意不好也不差。
2014年,命运给了刘杨一个好机会。
当时,移动互联网兴起,手机成为人们最大的上网终端,购买渠道随机化和线上线下一体化,O2O开始“火爆”起来。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