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能源 > 一边拥抱一边憎恨 区块链如何改变了硅谷创投圈

一边拥抱一边憎恨 区块链如何改变了硅谷创投圈

2018-04-18 来源:  浏览:    关键词:

没有人能够确定下一步市场和行业会走向哪里,但相信区块链这件事情,也许会更为乐观。
如果你认同区块链是一场科技界的去中心化的运动,那么这场运动也席卷到了与科技界息息相关的创投领域。长久以来的创投秩序正在被打破——新兴数字货币基金兴起、老牌基金话语权和从业准则正在失效,投资退出周期从十年变成半年……
运动正在进行当中,市场、多国家政策和正在开发中的技术全都是这场运动的变量,没有人确定半个月后会走向哪里。
国内春节那一周,身在硅谷的创业者张亮没怎么睡觉,夜以继日地为区块链创业项目DxChain融资。不久前,市场发生了一次雪崩,他隐约感到融资的时间窗口正在关闭,问题是具体会发生在什么时候。
DxChain在6天之内完成了基石融资。3月,张亮遇见了另一个创业者,才知道自己有多幸运:对方的项目和DxChain类似,仅比他们晚一周启动融资,基本没有融到什么钱。窗口正好关在张亮身后。
市场变化太快。开始融资前,张亮的朋友Sun告诉他,单个机构额度一定要控制在1000个以太币之内,要让更多的机构参与进来。张亮并没有完全采纳Sun的建议,因为市场发生了变化——Sun融资时比特币价格在2万美元左右,而他融资时价格在6000美元左右。
Sun的项目融资是在1月初,她当时最大的苦恼是大部分机构都希望从她手中抢到尽可能大的额度,但她希望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于是不得不拉下面子“砍额度”,最后有40多家机构参与进来。
比起1月份的好光景,3月份监管骤严,Sun和团队决定放弃ICO。她担心一部分投资者是冲着ICO来的,于是挨个询问投资人是否要拿回他们的投资。让她觉得欣慰的是,没有人要退。
没有人能够确定现在做出的决定一两个月后是否还管用,但除非你相信区块链是长远的事情。
美国时间2月14日,情人节,中国农历腊月二十九,张亮和他的融资团队接触到了他们的第一个投资人——PreAngle的创始人王利杰。十分钟之内,王利杰就在微信上拉群,把张亮介绍给了另外几名投资人。张亮翻出了当天的微信聊天记录:当晚9点06分,他在群里和大家打招呼,并发了个白皮书文件;9点24分,投资人表示要听他们的Pitch(针对投资者的项目介绍)。
几分钟后,张亮带着公司的首席科学家、投资人带着他的技术团队,一起开了个线上会议,花了两个小时把公司的技术逻辑梳理了一遍。第二天,这位投资人就按照前一天晚上约定的额度,把币打到了DxChain基金会的钱包里。
尽管正在春节假期当中,张亮接触到的几个投资人全是这个节奏——第一天pitch,第二天做决定甚至打币,陈伟星、王利杰等人都是这样进入了张亮的项目。王利杰做了多年传统投资,在区块链数字货币投资兴起后转向这一领域。“我们看中了团队的落地能力和丰富的创业经验。”他对界面新闻表示。六天时间里,张亮融到了规划中的额度。
张亮的项目DxChain希望利用区块链来做分布式存储和计算。他把融资额分成三部分,一部分给基石投资者,一部分给普通机构投资者,还有一部分留给公众。基石投资部分针对的是手中握有项目所需资源的投资者,较其它人有一定折价;张亮对这部分额度非常小心,希望引入尽可能多的投资者,但即便这样,额度还是很快被瓜分光了。
在做这个项目之前,张亮的另一家网络安全公司Trustlook刚融完A 轮,其中一笔资金来自中国。为了让这笔资金到账,他和中国的风投在中美各找了一个律所,来完成合规的工作,前后花了近三个月的时间。
“币圈的投资就是两到三天的流程。”张亮感叹,“完全不一样”。
更早入场的Sun经历了更加戏剧化的融资过程。
她原本是硅谷一家风投的投资经理,2017年下半年加入了一家区块链技术公司。12月底,她开始为项目融资时,发现投融秩序发生了变化——以往多数情况下是创业者请求投资人给予他们资金支持,现在倒过来了,投资人求着创业者给额度。
“朋友们和我开玩笑,说我‘投资人的日子很好过的时候在做投资人,创业者很好过的时候在做创业者’。”Sun说。
起初她只在自己的关系网里公开了募资消息,但消息传播的速度和范围远远超出她的预料。头一个星期,就有很多她之前并不认识的数字货币基金主动找上门;第二星期,一线的亚洲基金开始找到他们;到了第三周,美国最顶尖的数字货币基金也陆续入场。三个星期内,Sun就关闭了机构融资。
传播曲线并不难理解——不在金字塔顶端的投资机构最为努力,嗅觉也最为灵敏,而一线的基金接触到的项目更多,真正下手要迟一步。这个圈子里有一张隐形又强大的信息网络,在察觉其它基金入场后,一线开始关注这个项目,随之考察并做出决策。
沙丘路上的部分顶级传统基金也希望参与,但他们要求一个月的时间去融一支专门的数字货币基金,Sun拒绝了。她遵循一条准则:快速融到钱,快速进入开发模式。
Sun和团队计划融25000个以太币,按以太币当时的价格计算,相当于2000万~2500万美金。他们融资的额度占项目总估值的30%左右,也就是说公司估值接近一个亿美金,从一个传统投资人角度,她认为这个估值已经够高了。
经过Sun的精挑细选,最后共有40多家机构参与融资,Sun非常强势地把给予单个机构的额度切小。从投资者的反应来看,Sun估计,即使要融两到三个亿,也不是没有机会。
机构融资关闭后,Sun邮箱里还有几百封来自陌生投资者的邮件。她偶尔抽空点开,发现对方提出的需求大得让她惊讶,“很多人希望拿几千个以太币的额度,这对我来说是非常巨大的额度了,大部分我都只给了几百个以太币的额度。”她说。
与Sun同期融资的一些项目更加大胆,融资额超过8万个以太币,按照一般流通币占公司总市值的30%计算,公司估值超过3亿美金。而在传统股权融资中,超过10亿美金估值的公司就被称为独角兽,通常经过若干年发展的一线创业公司才能达到这样的估值。
区块链投融资热浪灼人,让“古典投资人”出身的Sun感到恐慌:“市场上钱太多了。”
2.投资打败巨头的机会
到了2017年下半年,许多普通人都看到了区块链投资里面的套利机会,疯狂甚至盲目地参与首次代币发行(简称ICO),但对于专业投资机构来说,他们于区块链机会的追逐则基于一种共识——新技术能够颠覆传统互联网巨头。
2018年春季,区块链技术正处于尴尬中。与之相关的比特币和以太币价格在2017年甚至有过超10倍的非理性增长,而2018年几次断崖式下跌后,币价一直处于熊市之中。除此之外,新项目ICO几乎和“诈骗”这样的词捆绑出现在媒体上。
但由此就把区块链这项新技术关在认知的门外,是种短视的做法。
从今年3月开始,Facebook爆发了严重的数据泄露事件和公众信任危机,病症根源指向这家公司的信息垄断地位。而理论上,区块链技术的去中心化特征,正是已知技术中最佳的对抗方案。
硅谷风险投资机构丹华资本的Judy Yan就是相信这一点的,投资其中是最好的验证信仰的机会。
三年前,她加入这家由斯坦福大学张首晟教授创建的风险投资机构,做区块链投资,投的第一个项目叫“Brave”浏览器。2017年夏天,这个项目发行代币The Basic Attention Token,简称BAT,被全球投资者哄抢。
Brave由Javascript的创始人Brendan Eich等人打造。在他们设计中,通过一个名为“Brave”的浏览器拦截掉第三方广告追踪,同时,引入一个分布式的系统,帮助广告商更精准地投放广告,同时,在保护用户隐私的情况下,让用户从点击行为中切实获得收益。
2018年的此时此刻,广告行业成为区块链技术所瞄准的热门市场,BAT的价值显而易见。但是Judy接触这个项目的时候,区块链技术市场前景并不如现在明朗,同时,提供ICO可能性的以太坊面世不久,ICO并不是眼下显而易见的退出路径。
但是打败Google、Facebook这样的信息巨头是所有创业者都在想的问题。人们一度希望从AI去颠覆Google,但其实AI依赖大量数据输入,拥有最多数据的公司恰恰是Google。在2015年大笔资金涌入AI领域之后,人们开始怀疑这个命题的真伪。
Judy说,BAT让她看到了从商业模式,而不是技术路径上去实现这个目标的路径——一个新平台要跟Google争夺注意力生意,就只有提供有效的刺激方案,让终端用户能够从点击行为中获得真金白银,“这样来看,这个模型是行得通的,对于广告主利益也没有伤害而且有帮助,用户也是开心的”。
她在做投资决策的时候,另一个考虑是这个模型在最理想的情况下它对社会是否有意义——任何互联网产品在拥有大量用户之前,都需要在Facebook以及Google上投放广告,“这一段时间的社会成本、VC投的钱大多是被浪费掉的”,Judy说,而BAT的出现正是为了绕过这一阶段。
区块链的拥趸们构想的互联网新样式是去“中心化的”,与目前的“中心化”互联网现状相抗衡。在现有的互联网中,有Facebook和Google处于信息中心,掌握了所有用户行为数据,借此垄断了广告利润,以BAT项目为例,个人掌握自己的行为数据,出售自己的点击行为,绕开了第三方,消解了目前处于中心的信息巨头。
人们早已对Facebook、Google这样的大公司感到恐惧,只是这种恐惧原本是模糊的——你只知道20亿身份数据都掌握在一个人手里,而一些未经证实的消息指Facebook等社交媒体在选举时可能对人们投票行为做了引导。
而这种恐惧在2018年3月份变得具体起来——英国数据营销公司Cambridge Analytics被指通过Facebook的数据接口窃取了大量用户数据,专门用于以支持特朗普当选为目的的广告和内容分发。
《纽约时报》在1月份的一篇文章中把1990年代互联网描述为互联网1.0,是开放的,而Google、Facebook这样的私有公司诞生后发现封闭能够为他们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比如把用户身份数据掌握在手中则能够获得广告业的垄断利润,他们则坚守着封闭的趋势。
“我们想要对互联网进行修补。”Walter Isaacson是乔布斯传记的作者,在川普当选几周后,他在一篇文章中这样写到。
区块链技术的支持者们认为,这项技术所拥有的分布式的特征,能够把时代拉回到一个去中心化的,开放的互联网原始形态中去。
如果说Google、Facebook代表的是科技界的中心,硅谷沙丘路上的风险投资机构和华尔街则是科技界的一个隐形的中心,他们手里握有的资金有着生杀予夺的权利。
区块链带来的去中心化运动也席卷到了这个领域。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